关于凯胜
        服务与支持
        网站定制
        联系我们
 
独家专访阿里云胡晓明:产业互联网 什么为王?
东营网络公司,东营服务最好的网络公司,东营凯胜网络公司   2017-05-23 17:27:36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齐鲁晚报05月23日讯:和胡晓明的见面约在了晚上十点,在钉钉上,他告诉我九点半还要开个会,在我们谈完之后,他还有今天最后一个会面。

不到十点的时候,他穿着牛仔裤、背着双肩包像个大学生一样冲进会议室,说咱们找个轻松的地方聊吧。

胡晓明身材消瘦、语速很快,说话条理很清晰,总喜欢用第一、第二、第三,他领导着阿里云在最近几年每年都以三位数的增速发展,在全球形成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三A对峙的局面,在中国市场也已经占据了市场半壁江山。

根据阿里最新的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3月底,阿里云云计算付费用户数量达到87.4万,推动2017财年阿里云营收达到66.63亿元。自2016财年第一季度以来,阿里云已经连续8个季度保持着超过100%的高速增长,2017财年第四季度(2017年1月至2017年3月31日)的单季度营收为21.63亿元,接近阿里云上一个财年的整体营收30.19亿

胡晓明的花名是“孙权”,他在阿里从支付宝、阿里金融做起,从传统金融转到互联网,再从互联网金融转战到云计算。

云计算正在形成一股大潮,一个巨大的机会和变化同时展开。现在已经没有企业还在思考上不上云的问题,大家的焦虑已经转移到“在云的时代,我可以做什么?我的机会在哪里?我会不会被替代?” 这样的问题,也同时出现在胡晓明的面前。

我们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他回答了钛媒体超过40个关于云计算和产业互联网发展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注意到他总是在使用“敬畏”这个词。回来后,在整理录音的时候,我特意数了一下,他12次使用了“敬畏”这个词(当然,他也有68次提到“云计算”,19次提到“商业”,17次提到“技术”,以及5次提到他著名的老板马云)。

以下为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刘湘明与胡晓明的对话实录:

这次民企落后了

钛媒体:现在每天这么忙,都在忙什么?

胡晓明:我今年开了个“孙权班”,带了大概三十几个人,是我们最优秀的总监和资深中层。我出给大家一个题目,什么叫云计算?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原来做技术的人,认为云计算就是弹性,云计算就是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做市场的人认为,云计算就是变革。

因为互联网对于产业的变革,所以阿里云在产业中的位置也在不停地调整。今天阿里云的客户,要的不是信息化,客户绝对不是要求原来我用单机,今天想用互联网+物理机来替代。由于像BAT、Facebook、微软,以及像滴滴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地出现,很多人在问,我如何能够拥有互联网的能力?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用户拥有了互联网的能力,怎么进行变革?第三个问题,在发展过程当中,有的人会被替代,谁会被替代?而且,我发现企业在上云的过程当中,会发现另外一些问题,当整体架构跟互联网连接的时候,数据开始变得在线了,应该如何开始去处理这些数据,如何对产业、成本、效率有所推动,这就需要智能。

所有问题的核心,都是为了回答我刚才讲的问题,我会不会被替代掉,我的变革机会在哪里,我今天如何去触摸到互联网?我跟我的同事说,阿里云要把握的不是企业信息化的机会,而是把握大量企业在这次转型升级过程当中的机会。

在中国,可以把客户分成三类非常典型的群体:第一类是第一天就长在互联网上的客户;第二类是大型的客户;第三类客户是政府类客户。第一天长在互联网的客户80%都选择云计算,政府类客户现在越来越多的也是拥抱互联网;大型企业又可以分成两拨,一类是民企,一类是国企。

真正的问题是,央企、国企都拥抱互联网,民企比谁都慢。中国的经济尽管还在往下调,但是弹簧在往下压,手一松弹簧会起来,下轮会有更多的机会属于国企和央企,因为这样的变化一定是技术在推动整个产业的重组、升级。

我也在跟团队讨论,如何推动民营企业进一步拥抱互联网,包括我们在推动浙江10万企业上云,推动江苏民营企业上云,推动广东制造业上云,只有这样,这些民营企业在这一轮的技术变革才能把握机会。

钛媒体:你为什么会觉得民营企业落后呢?

胡晓明:今天民营企业所拥有的机会,很多人都认为“只要胆子大就可以了”。但是今天当技术进步的时候,他们很多人对技术所驱动的变化趋势把握不住。对于互联网,他认为是虚拟经济,他认为不靠谱,他还是买来再批发,一级二级三级四级地批发,他不知道今天通过互联网可以一步触摸到消费者,他不知道今天通过IOT可以重整制造业,他不知道今天通过智能可以改善本身的效率。

政府由于从上到下知道了,不论是互联网+、双创,还有云计算大数据,政府报告当中都是,内部外部都有一些推动作用。但是民营企业慢,非常慢,这是我切身感受到的。

钛媒体:刚才谈到技术,的确这个领域技术变化非常快。

胡晓明:其实一方面还必须坚信自己的方向,一方面是敬畏地去看未来技术的发展。今天无论是AWS还是谷歌,包括阿里云,或者是说腾讯云,绝大部分构建的是以CPU为主的计算能力,但今天有人工智能的崛起,还有GPU和FPGA,会不会对未来我们的CPU有颠覆,我们是保持时刻的警惕性。

同时,我们也发布量子计算、量子通讯,同样来自于我们对于量子计算本身的敬畏。不单纯是阿里云,美国的对手,国内的其他公司都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不能迷信于我们今天所取得的成绩,对整个云计算来说,未来是一个持续十年的高速发展时期,如何去持续奠定我们的能力,是个很大的挑战。在互联网时代,谁都可能做改变者。

为什么是你接手阿里云?

钛媒体:你接手阿里云这几年,阿里云每年翻番地增长,而且同时面对着技术的变化、市场的变化、用户的变化,你觉得管理这样一个公司,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能力和素质?

胡晓明:我自己认为阿里云是一家比较幸运的公司,我们这个团队组合是技术和商业很好的结合。阿里巴巴最早没技术,但现在每年去解决淘宝、天猫这些问题、双十一的问题、安全问题,以及淘宝、支付宝本身帐户的风控问题,背后都是技术问题,都是技术和商业如何去结合的问题。所以作为阿里云的总裁,我给自己的要求是,永远记住两句话,第一、技术拓展商业边界,第二、商业驱动技术进步。这是两个轮子都是平行的,今天我们需要对技术敬畏,但我们要的不仅仅是实验室的技术,我们更需要把这些技术能够去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

今天AlphaGo战胜人类,除了成为一个娱乐性话题或者市场性的行为以外,不代表什么。但是我们恰恰在尝试利用大量的人工智能去解决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包括我们在做的城市大脑、支付宝的安全风险、语音客服、法院的庭审系统,完全是用AI去解决实际问题,包括我们做的人脸识别、医疗大脑,去对整个胸片的癌症进行识别。我自己认为,只有通过技术和商业很好的结合,才能真正驱动我们技术的进步,而不单纯因为技术而技术。

今天我还是认为,中国的基础性教育和基础技术研究和美国还是有距离的。我们要追上美国,就不得不实际性地利用中国的人口优势、互联网本身的底层的优势、我们对创新本身的迫切性需求的优势,让我们尽可能快的推动创新。比如,互联网金融,美国离中国起码差三到五年。当中国人开始用手机开始去买一瓶水,支付一个红薯,今天去交没罚没款的时候,美国人还用支票在交水电费,这个背后你看先进性和中国人的幸福感就会出来。

第二、我给自己带这个团队的要求,还是技术的进步。因为我不是从技术出身,但是我有对整个技术的敬畏和尊重,可以让我看到很多技术的问题,加上商业性的判断,是可以有一个清晰的路径。

第三个事情,带阿里云团队往前走的时候,我们还需要对于我们自身组织的重构、再造能够有清晰的看法,因为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人,所以我还是希望从管理学的角度,从管理的角度去看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挑战。

钛媒体:那你现在觉得,阿里云现在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胡晓明:我认为第一个来自于技术本身,我们是否是有足够的眼光去看到背后的风险。我经常去问我的同事,我们甚至在内部展开各类技术竞赛去应对客户的不同需求,我们每天都在市场上进行调研,去看客户的需求会不会发生变化。

第二个我认为阿里云最大的挑战来自于自我,我们是否有足够的耐性和勇气,沿着我们所确定的路径来建设。比如对阿里云来讲,我们是否要去做物理性托管?阿里云今天的存在,就是希望替代大量的物理机浪费,用今天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用互联网的架构,用数据+智能的方法,去提升我们本身技术的性能、效率,降低成本,实现普惠科技。

如果我们再退回30年,你会发现,当Win dows出来以后,我们现在在桌面操作系统没有替代品,美国一统天下。现在,我认为这是个大机会,中国企业在面对美国企业持续的技术递增性优势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作为其中一家中国本土数据中心操作系统的技术性公司,去进行全球竞争。

钛媒体:你刚刚谈到国际化,你觉得现在中国的云计算跟海外的云计算差别有多大?

胡晓明:云计算是一个高技术竞争壁垒的行业,在没有出现颠覆性技术的情况下,跟你的技术从业时间成正相关,所以我对美国的这些云计算公司的先发性优势是保持敬畏的,我们必须得向别人学习。当然,如果他们进到中国,也需要向我学习,因为中国不仅仅是技术性问题,光网络性问题、基础设施的配套问题,都会足够让他们吃惊,更别说产业的政策问题。

钛媒体:刚才还谈到了阿里云跟阿里的关系,你觉得阿里云发展到现在,从阿里集团得到的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胡晓明:我自己认为,因为如果没有阿里集团的支持,不可能有阿里云。只有在阿里巴巴集团这个土壤上,给到了足够的容错时间、技术能力和资本输入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今天云计算公司的竞争是生态的竞争。现在,阿里云可能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不缺客户的云计算公司,因为当阿里生态、蚂蚁生态、菜鸟生态会给到我们巨量的客户。其实全球来看,也是这样,Android、微软的office365、Amazon都能给到自身云计算业务巨量的客户。所以今天云计算都是生态跟生态的竞争,不单纯是技术的竞争。

钛媒体:你想过为什么当初会选择你来做阿里云的总裁呢?

胡晓明:我认为第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在阿里巴巴内部是一个持续创业者,做支付宝、做阿里金融,包括现在我认为我还是一个创业者,所以对于整个阿里云公司处于早期的时候,可能需要有一个创业者的心态来去做这个事情;第二,我不是技术人员出身,但是我知道如何去协调商业跟技术的并行发展;第三,可能我做阿里金融的时候,跟阿里云最早战斗在一起,知道阿里云的更多一点。

但云计算真是足够复杂,我自己认为比我原来做支付宝、做阿里金融都复杂。不是因为环境变化快,最大的复杂性是你在跟一个另外一个族群在对话,也就是阿里云70%以上纯粹的技术人员。

怎么管理阿里云这么复杂的体系?

钛媒体:今年年初,YunOS事业群并到阿里云。YunOS对阿里云的意义是什么?

胡晓明:对阿里巴巴集团来讲,OS是很大的一个战略。OS不仅仅是手机,今天在汽车,在IOT,在工业制造,都需要有这样的操作系统。当然,操作系统是否赚钱,如何解决技术和商业性同步式发展的问题,有可能未来会通过云的手段,所以我们希望把云、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加上端的操作系统整合到一起,这是我们看到的机会。我们持续会在OS上追加投资,继续往前走。

钛媒体:阿里云这么复杂的一个体系,你平常会关注哪些指标?

胡晓明:那是一些比较立体性的指标,不仅仅需要去看成本,还要看效率,还有口碑,以及稳定性、连续性、市场占有率,包括我们的大、中、小客户进来、停留、升级、出去的数据。

钛媒体:效率和口碑,怎么看到呢?

胡晓明:效率成本要看很多东西,细到数据中心在运营当中某一个非常细节的数据都会去看,这些都是来确保我们可以用最优的成本去服务客户,背后所回报出来的是技术红利。对于一台服务器,多用一度电少用一度电我们都会非常在乎,当你有规模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钛媒体:口碑呢,口碑怎么看?

胡晓明:口碑我们会看客户的重复推荐率,我们有专门的指标去衡量。当然我们也在看微博、知乎上的声音,有批评的,有表扬的,我们都会去看。

钛媒体:现在整个阿里云的组织架构是个什么样的,大概现在有多少人向你汇报呢?

胡晓明:因为今天处在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对阿里巴巴现在是网状结构,最典型的代表是今年我们做了个调整,阿里巴巴集团CTO行癫向我们的CEO汇报,也向我汇报,这是个非常典型的网状结构,背后就是要加大本身的技术相互交流。现在向我汇报的人很多,很多情况下采用网状的方法来去开展工作,要的就是组织的协同,而不单纯是以树状的方法。因为有了像钉钉这样的工具,我今天晚上发一个通知,可以迅速到达阿里云所有的管理层,管理半径是被训练出来了,而且管理效率可以更快。我认为通过工具是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把我们的团队组织在一起,形成一个混编团队,这个是我们要的,就是一个组织的协同。

产业互联网,信任为王

钛媒体:原来在消费互联网有很多规律,什么流量为王,社交关系为王,你觉得在产业互联网,或者是企业级互联网里,什么才是王?

胡晓明:我认为客户的信任是王。消费互联网里,消费者的信任是来的快去的快,但是企业级客户的信任是逐步建立的,很慢,但是牢固树立以后,不容易逃脱。所以我自己认为对企业级互联网,除了满足客户的需求以外,承担他的信任,担当他的责任,我认为比什么都重要。企业级客户永远要的不是免费,他认为是免费意味着不担责,他更需要去付费接受服务。

所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生意模式,阿里巴巴最早具有本身的能力是2C的能力,今天阿里云要开始提供2B的服务,这是两个不同的思考方式。所以我跟我所有的同事说,你永远不要去想通过免费去换来一个企业级客户,全世界没有一个生意是由于前期免费,后来是做2B服务可以做大的。

 

本站关键词:东营网站建设 | 东营网络公司 | 东营网站制作 | 东营做网站 | 东营政府网站建设 | 东营自助建站 | 东营网站设计
    Copyright © 2009-2015 Kason NT. All Rights Reserved. 东营凯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鲁ICP备10204796号
      服务电话:0546-7773095 传真:0546-7773095 客服邮箱:sjl@kason.cc 备案号:鲁ICP备16043437号-1 鲁ICP备16043437号-3